Blog_banner03  

「總在迎接幾次夕陽、踩過幾次落葉、歡慶幾個新年後,

才意識到……我們,竟陪伴彼此那麼久了。」

 

談到愛情,妳還記得對於愛情最初、最美的印象嗎?

小時候仰著頭望著的曾祖父、曾祖母,

是Cindy懵懵懂懂時所認識的,最美的愛情。

 

曾祖父母出生在民國前幾年,那個樸實真摯的年代,

他們自然地相遇相識、相知相戀、相惜相守,

經歷了大時代的動盪,生活在小地方體驗人生的美好。

直到曾祖母離開人世,當時90多歲的曾祖父日夜思念,

不久後也隨曾祖母去了。

在Cindy的印象裡,滿是皺紋的曾祖父臉上,那抹對曾祖母溫柔的笑,

就是最單純也最真摯的愛情。

當時她想著,她終有一天也要找到一個心靈伴侶,這樣體驗人生直到最後。


緣分的奇妙,真的讓人驚訝又感動。

和Zach在國中同班三年,但直到畢業都完全沒有交集;

高中時Cindy在靜修女中、Zach在東山高中,

相距遙遠的學校、不同的下課時間、不同的路線,

但每當Cindy搭捷運轉公車放學回家時,

總能看到Zach在他家那一站下車。

那畫面很簡單,卻不知怎的烙印在Cindy腦海中。



時間很快,兩人的高中生涯準備畫下句點,

他們在士林夜市擦肩而過,那瞬間,Zach認出Cindy,喊了她。

那一天簡單寒喧、打過招呼後,Cindy沒有放在心上,

沒想到後來卻接到Zach的電話……

「你怎麼會有我的號碼!?」

「我打妳的舊手機號碼,妳爸接的,是他告訴我的~」Zach開心地說著。

真是太奇怪了,Cindy想著,平常完全不用手機的爸爸,

怎麼會那麼剛好接到Zach的電話呢?

現在再回頭想想,那3C絕緣體的爸爸和Zach的電話,真是奇蹟呀!

悄悄地,默默地,

在沒有人察覺的時候,我們彷彿被牽在一起了。



高中畢業,不管要上大學或進入職場,

總是一個人們會離開老家的分水嶺,

國中同學會很自然地在畢業季舉辦了。

那一天大家在外雙溪玩水後,不知誰提議了要去好樂迪續攤,

下山時Cindy看到Zach落單,好像去不成、很失落的樣子,

就自告奮勇載他一程。

 

那一天的好樂迪續攤就這麼一直延續下去,

唱完歌大家去了堤防玩仙女棒、大家又好像捨不得結束似的,

「妳也要出國讀書?」「他們都說要到外地讀大學。」

意識到這一次的相聚有多麼難能可貴,

Cindy決定過幾天要再舉辦班遊,於是找了籌辦當天同學會的Zach討論,

聊著聊著,兩人像很熟的朋友般,自然而然,無話不談。



Zach第一次買早餐給Cindy吃,就選到了她最喜歡的御飯糰和優酪乳。

玩牌總是輸的Cindy,卻怎麼玩都怎麼贏過Zach。

一起聊天看書、看電影討論劇情、分享生活、騎車冒險、環島旅遊,

Zach和Cindy漸漸累積了自己的世界地圖,

北京、上海、汕頭、成都,

溫哥華、慕尼黑、西雅圖。


但他們最難忘的終究是那一年的七星潭,

在石岸上,Cindy喝了一口Zach的可樂,悠哉地望著海,

Zach站起來俯視著她,伸出了手:「走吧!我們該回家囉!」

那隨海風晃動的頭髮,深邃的眼神,

好像躲著烈日,又彷彿在對她透露些什麼,

這一幕,那一刻,Zach和Cindy都難忘。

於是他們年年都去七星潭,其實去哪裡都好,

Cindy偷偷笑著,覺得Zach在哪裡,家就在哪裡。

 



相處12年,就戀愛來看,很久,

但就人生來看,才剛開始。

對Zach來說,Cindy就是自己最不想放手的人,

其實生活中也沒什麼太特別的事情,

但只要一起吃飯、散步就能讓Zach心滿意足;

Cindy的表裡如一深深吸引著Zach。

 

若要說兩人從沒吵過架、感情從沒經歷過波折,

那是不可能的,就像每個人一樣,

也會疲倦、也有需要彼此適應的地方,

尤其當論及婚嫁,那更是兩家人的事。

但真正的愛,是能夠消弭一切、完全包容、達成共識的。

Cindy常浪漫地說,

她跟Zach是命中注定,因為兩人同校、同班,

甚至連出生的醫院都一樣,

肯定不只這一生,連下輩子也注定要在一起;

Zach說,不知道人有沒有下輩子,

但他只想把這輩子都花在Cindy身上,好好愛她、珍惜她,

因為Cindy就是那能與Zach分享人生的唯一。

 

 

Cindy 30年前 - 30年後

 

 

屬於我們,永遠的那一天

 

 

婚禮SDE

 

 

到 安格儷伯粉絲團 換你述說你們的愛情!

FB  

 

 

 

    安格儷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